前情提要

几日前值班时,有同事绕机检查发现右主起落架锁定机构附近有一根管路橡胶层磨损,MCC表示需办理LSFC。现场反馈来的图片是这样子的:

第一次遇到这样的LSFC,对故障描述把握不准,遂咨询了卫工,卫工先是示意我稍等一下,然后发来线路图(图见下),说:“管子是线外面的,但是件号还在查。”办理LSFC必填的一个空就是关闭该LSFC所需航材的件号,在没有拿到件号的情况下,LSFC也不能进行到下一步,恰巧彼时我比较有空,所以针对这个件号,我和MCC的卫工有了这样一次合作经历。

实战

由于从实物照片确定对应的是手册中的哪根管线这部分难题已经由卫工解决,所以我的思路便顺着他给我的信息开始走起。

鉴于维修手册的不同特征,从导线束号、凭借管号等可以看出来这是WDM里的内容。于是我在想,直接在WDM手册里搜索 W8022 这根线束,在这捆线束包含的导线的恰好是需要更换的导线的时候,从Bundle List 或者 Wire List 里查到的线束件号,不就可以直接使用了吗?

打开Wire List后看到,情况确实是我想的这样简单(见下图)这一段的导线束只包含三根导线,两端连接的设备也是相同的。

可是卫工说很奇怪,IPC里找不到这个线束的件号。我打开IPC直接使用搜索功能,也吃了个闭门羹。

按照以往的认知,既然从线束本身无法找到件号,那就从线路两端的连接设备开始找起,确定两头设备的位置,也就能确定中间线路的位置,从而在IPC中找到线束件号。

于是先从WDM Equipment List 抄下D46012P插头件号和S00073下锁锁定传感器件号;

然后打开IPC,直接用 DOWNLOCK 这个关键词,并把章节限定在32章进行检索。因为上下位锁传感器的相关的章节在32-61-00,而搜索结果里只有一个有关 32-61-XX 的选项,所以直接进入 32-61-31-01 HARNESS INSTL-WIRE BUNDLE SPRT, MLG SIDEBRACE

如果进来以后没有搜索到需要的讯息,就回到检索页看看其他章节的图。不过第一眼看到IPC的图的时候,我觉得八九不离十了,因为图和现场反馈的照片基本一模一样。在IPC中找到S73传感器和D46012P的插头的件号后与WDM中进行比对,件号一致。再根据现场的图片和IPC的图片逐个部件进行比对,最终怀疑是 ITEM -195 这个件号 268A6116-16

卫工也觉得很有可能是,但可能觉得不稳妥,又翻出了图纸对照了一遍,坐实了我的想法。

图纸给出的件号是 287A6118-6 ,在IPC手册中对应的有效性的件号是ITEM -170 287A6118-69,其子部件ITEM -195 268A6116-16,于是此案宣告终结。

思考

这样的流程是日常工作中一次很常见的件号查找之旅,本也容易淡忘,但闲时回过头来细想整个思路的时候,发现其中最难的还是卫工从实物图片到确定是WDM线路图的那部分。凭几张现场反馈来的图片到最后拿出一个准确无误的件号,这中间可能需要与现场维修人员更多交流以取得更多信息,然后检索相关手册,最后通过不同文件和图纸相互确认部件件号和有效性、适用性,其背后学习所需的时间成本无疑是巨大的。

三年前,刚刚踏入这行的我,凭着一股冲劲,在与这些工程师拥有同样资源平台的知识海洋中,带着些许盲目与自大,带着以与这片海洋打交道的目标疯狂在岸边拍水。大脑告诉我我会游泳,并且下一秒就可以扎进水里,我的肢体虽然跃跃欲试,却不敢走到脚尖不着地的水域。事实上,从这次找件号的旅途,察觉到自己所运用到的知识和思维方式,与两年前没有很大的变化。在整理这次思路的时候发现,如果涉及的导线连接的设备变得复杂一点,损伤程度严重到伤及线芯,又或者没办法通过简单检索上下游设备反推出部件所属IPC章节,再来个SB、TA之类,一有点变化,可能难度就会大大增加,仅有的知识储备不一定能HOLD得住。

这段时间以来,我大脑潜意识形成的声音,以及环境中的一些声音,大概说的是:只有在E岗位上,才去干E会干的事情和任务,当下做好自己岗位上该做的那部分就可以了。但当回想起自己觉得最充实、最具冲劲、不知疲惫的那些夜晚的声音,却都在说:不需要去到E岗位才可以开始做E岗位的事情,现在就能学着从E的角度去思考正在做的事情。换句话说,当开始有意识地向一名真正的E的工作常态进行靠拢的时候,做的事情、学到的东西、体验到的感觉,何尝不是那个E。

这个浅显道理的体悟,便是写下这篇夹杂私货文章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