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靠着音乐入眠的一晚。从打开音乐到睡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睡着。

不是非要这样才能睡觉的,是躁动的心忍受不住夜里静的耳鸣。音乐一开思绪蔓延得更快了。

大概十二三年前,汕头电台音乐频道(FM 102.5),晚上九点开播的《老歌老朋友》,就是陪伴我每晚入睡的一档音乐节目。我妈还多次说过我,让我每晚记得把收音机关掉,可我总是听到睡死过去,灯也没关。一直到现在,我的印象中这个栏目放的歌一直是很柔和的,很少有摇滚电音之类的歌曲,再加上主持人很温馨的声线,很是催眠。后来因为记不清的原因没有再听电台,睡前听歌的行为也暂停了。

几年后,因为光盘市场盗版严重,此前父亲专职拍小品的朋友没有新作品面世,于是家里新置办的DVD也逐渐受家人冷落,成为我听歌的新宠。拿着人生第一支U盘,从同学那拷来它收集的歌单,躺在地板放歌的日子就这么开始了。因为没有定时开关,也没有选歌的能力,每次想听哪首歌都得一首一首跳过,所以几百首歌听了无数遍,造就了曾经我惊呼同学是怎么我哼一下旋律,他就能找出是哪一首歌的神技来,还是英文的。当年我们还都是五六年级的小屁孩罢。那一年的我,听歌终于能听个饱了

再之后,听歌的方式产生了很快的变化。那时淘宝开始兴起,同学在用移动小音箱放歌,遂让其在淘宝帮忙下单一个,在打暑假工的时候,我经常把小音箱带在身边,打工休息之余工友大家一起听歌~其中有一个比我大两岁,三次同校的师哥,还在这个小音箱的伴奏下跳鬼步舞;那个时候Westlife也解散了,我一直跟着前面提到的那位同学的歌单的脚步,拿到了整个Westlife生涯的专辑集合,他是铁粉,我算半个路粉~就这样在工厂里度过了一个很开心的暑假。

之后拿着暑假工的工钱买了一部智能手机,只用了几个月被家人禁止,于是又用回了小音箱和DVD听歌。第二年暑假,又用了打工的钱买了一部智能手机。但时年对电脑迷陷也很深,用了几个月用手机换了更好的电脑配件,对电脑的霸占欲加剧,很多时候听歌都是在电脑上听。

而在之后,没有手机的我,买了一部二手的ipod用以外出听歌;再之后用上了我爸淘汰下来的手机,再之后用淘汰手机和别人换了一部带有3.5mm耳机孔的手机,从此听歌这件事就一直用的是手机听歌。

或许音乐不是时时刻刻都需要陪在自己身边,但是时代的变化,使得听歌这件事变得触手可及,还让我回想起这些年听歌历程一路的变化,使我莫名亢奋得睡不着之后又沉沉睡去,其魔力还是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