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车

前天报考了C1驾照,今天交完钱立马就让我学车了。作为一个优秀的键盘车神,第一次摸档把,第一次踩离合,还算比较顺利。只是没想到半离合的点找起来有一丢丢技巧:直线的时候抬到离合器稍微刚开始结合的时候车就开始动,转弯的时候离合要再抬一点点,因为转弯的时候轮胎阻力比较大。

不习惯的地方,就是坐在驾驶位置了。车子是正还是歪一开始有点懵,因为开的是斯柯达的手动挡车子,车头几乎看不到,除非把头往前伸,但是这样子就看不到后视镜了。

从早上八点出门,等到开始轮到我练车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左右了,让我学习下适应半离合前进和后退后,开始倒车入库,左边三次,右边两次,基本七七八八。就是踩着离合的时候脚有点滑,有一点点踩不住的感觉,以至于车速掌控不好,死火三四次。

第三次学车,倒车入库的车速和参考点已经掌握得差不多了,左右的间隔已经能调整得挺好,后面直角转弯的参考点对得还是有点晚,可能是今天座椅的原因吧,有一点点靠后,所以拿捏得不是很好。再有就是S弯,第一次走S弯非常完美,但是后面几次走就有一点点偏了。第一次走我是真的靠着对车的感觉在走,全程都在看远处的路,后面几次基本上就是盯着车头前面的路,可能这是原因之一吧。

后来教练让我把车开到附近的修理厂,我对车子的感觉还不够熟练,换挡动作什么的还不够熟练,转弯的时候生怕车子内侧过不去,转弯半径转得比较大。

总之,一切急不得~

股市有门槛

这段时间在家没什么事情做,新闻关注得比以前多了,特别是因为疫情引起的股市。从三月份开市大跌以来几乎每天开市都在关注自己买的基金是涨还是跌,跌了就补几十块跌了就补几十块,还自己在Excel上做收益统计。

图为尝试炒黄金的交易记录,一个月收益4.5%

后来美股的四熔断、石油大降,到前几天的石油期货降到负数,在将来应该是金融史上的一桩奇谈了吧。总之就是最近一直盯着股市行情,看到大涨觉得自己没跟有点可惜,看到大跌又觉得自己没办法抄底很惋惜。每晚都要十二点后才能睡觉,因为过了十二点APP才会统一更新前一天的基金净值。不看到最新净值睡不踏实。

昨晚想起当初办银行卡的时候被捆绑开通了券商账号,悻悻下载了券商APP,结果还真登陆上去了!要想刚开户的时候还骂骂咧咧说垃圾银行捆绑开通券商账户,信誓旦旦要去注销掉,结果这都一年多了。

股票小白终究是小白,花了好一会功夫才明白普通、两融、贵金属、期货这些不同账户类型的意义。点进一只股票,MCD,K线,委托撤回,这些属于真的有点陌生,找个基金或者股票都要输入股票代码才能找到,远不如一些基金APP上列出的各种来的清晰。

因为是新账户,关键是又没钱,选了一晚上十几个股票基金都没办法买,一直显示买入非整数。

好家伙我可是充了100块人民币进去啊,10股都不让我买。

听说最近可转债很火而且赚钱几率很高,于是我又去看债转股了,一张就要100块,这100块钱一眨眼就花掉我还是蛮不甘的,最后也没买。

兜兜转转找到了一个LOF的基金,在场外持有了几个月收益还不错,场内买一点应该会比场外便宜一些吧?还可以在开市时间随自己挑一个买入点,也挺不错的。

结果又提示买入非整数,有点郁闷了,难道是我买的不够多?于是我腾挪了资金又转了100块进去,这下能买了,但又显示我钱不够。怒了,不在场内买基金了!

拿着200块钱最后兜兜转转,想到最近油价跌得这么凶,买点原油基金吧,于是选来选去买了南方原油,想着这只基金在场外早已经暂停买入,在场内能买到还不错,二话没说,买!结果选来选去只能买100股?难不成最低交易门槛是100股?买就买吧。以0.757的股价委托买入200股南方原油,交易成功!账户余额43.6。

我傻眼了,不对啊,应该还剩下48.6块才对,这怎么少了5块钱。最后发现每次买卖交易,股票券商都会收取5块钱佣金,高于5块钱会以万分之三收取。而基金交易没有印花税,所以印花税则免掉了。

虽然是明白了这五块钱去了哪,但是细细想来,这代表我的持仓成本已经不是0.757,而是 0.757 * 200 + 5 / 200 = 0.782 !

如果算上将来卖出再付5块钱的话,我的实际持仓成本是0.807 !

丢!所以说,没钱不要炒股!门槛摆在这,越少钱炒股越亏,因为钱都被手续费吃了。所以我又算了一下什么时候能突破这个5块钱的门槛,以万分之三的额度的话,大概是16,666.66六循环块。

丢,如果我有这一万六,我会买股票,然后每天9点到15点盯着一条弯弯曲曲的曲线,心情随着跌宕起伏?

抱歉,告辞。我用这两百块在场外定投点基金,一个月拿4块钱的收益就好了。

对了,我发现南方原油涨到0.9的几率还是蛮大的,所以我打算等到股价抹平成本之后再卖出,起码不能亏着退场吧~

再见了,我的大学

一辆车载着五个不同的理想,缓缓驶向远方。

读书时没什么交集,反而在不知下次能否再聚的饭桌上不肯离席。
狠狠保住大学生活的尾巴,想疯狂弥补留下的遗憾。
却说就这样吧,象牙塔。
终究要离开的呀。

与你们告别

可能我们还没有好到“三步一回头”、“十里相送”,但是这半年的工作时间使大家互相成为在上海接触最多的人。一起在机坪吃饭盒,一起看着夕阳悄悄把机身重新喷了漆,又不知觉地在跑道上冒出头,这半年同甘共苦的经历,非常铭心。

Continue reading

年关

看着电脑上倒数的时钟,又一年要翻篇,忘了年初设立了什么目标,以至于有道不出的慌张。动动手指轻轻松松就能把时钟拨到20年1月1号也令开始我不安。时间啊你走得太快。
在快进的节奏里,对午睡的朋友说晚安;对早班的同事说晚安,或者在睡梦里惊醒,发现脚更凉了

Continue reading

睡觉 | 我的大学第二十八章

回归车间的第一个班,也是一阶段OJT最后一个班,还是个夜班。记得刚进场上第一个夜班,工作做完师父在签工卡,我在客舱里,客舱也没事情干,就问师父能不能眯一会,得到的是委婉又不得听从的“不行”。此后每次我上客舱经过那,那个情景就会在脑海里复现。但是当倦意袭来,坐上“番茄炒蛋”装饰风格的座椅,任谁走动说话,飞机打泵试车,都像戴了耳塞一样听不见了。一个小时前,我还能一个人打起两台发动机的反推整流罩,做部件识别,生龙活虎。而这一刻,我就像一滩烂泥倒在客舱扶不起来。迷上眼睛大概四十分钟,有人在喊清点工具准备退场,我才晕晕乎乎走下来,看见师兄在人影中忙碌,工具已经被他悉数搬上车。自从到工具间轮岗这一个月来,组内抽抽调调已经少了五六个人,现在人手不太够,自己竟然还不帮忙干活跑去睡觉,太无耻了。

Continue reading

听音乐随想


从以前单纯品味低音的震撼和旋律的快感到透过歌词表达自己相同的心境再到感受词曲中表达的欢泪辛笑,音乐作为串联起记忆的工具,把每个阶段的自己都予以一首歌深深刻在脑海里。每当歌声响起,以前的场景一遍遍在脑中历过,像将死之人忆起一生一样,只能用力感受,不忍心破坏也无法参与。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是种惩罚,惩罚连我都不曾有的珍惜。多么想呼吁所有人珍惜眼前的一切,才发现我原来也不懂。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