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思想其实无处不在

这些人想要的是什么?和平即战争,自由即奴隶,无知即力量,是谁在追求?这些人是谁?核心党员,边缘党员,贫民百姓?

和平?红润的腮帮,圆润的臀部,粗壮的臂膀,快活地晾衣服唱歌?
战争?时不时往居民区投下一个炸弹,把生活水平的不堪转移到战争这个借口上?
自由?无处不在的电幕,工作之余被填满的游行、集会,限量供应的巧克力、刀片、香烟?
……
还有隐藏在身边的思想警察,从小在双重思想下长大的人们……

双重思想是《1984》最难掌握的一项技巧,一旦掌握,还能自由游荡于两种思想之间的人,无人能挡。从来没想过对付一个人会感到那么无力。

远远地看见有个人在河里抓鱼。走进看热闹,他空手在河里摸鱼。
“摸到了”,他看了看你“你猜猜这鱼是死是活?”
他的手伸在水里,鱼在他手里挣扎,尾巴不停地拍打水面。
你说这是活的!
他猛地一用力把鱼掐死,拎出水面,说“是死的”
你说这是死的!
他把鱼捧出水面,鱼拼命地想挣脱他地手,鱼鳞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但是现在你必须说这是死的还是活的!一只电击棒顶在你的腰间。如果你想的与他想让你想的不一样,你会被电击,直到你认为鱼在拍打水面表明鱼已经死了,既是让你的身体屈服;这还不够,因为没有受到电击的时候你依然认为鱼能拍打水面证明鱼是活的,你的思想仍然没有屈服。他会先让你的记忆失去存在意义,让你的记忆在客观世界中找不到对证,你就无法确认1+1是不是真的=2;他会攻击你思想中最软弱的地方,打破你的底线,从而完全屈服于他,如果你怕蟑螂,那么他会把蟑螂塞满你的嘴,如果你怕毛毛虫,他会让毛毛虫在你的耳朵里进出……他让你成为一副工具,这与机器人没有什么区别,他们怎样编程,你就怎样作动,人们生来就被编程,被思想改造,他们把你的思想像ROM一样随意擦除再写入,而你也离不开被他们控制的润滑油、电池。他们提供你生存所需的所有基本物品,你则重复运行程序,由下至上,运行着一个不会被推翻,不会被怀疑,的现代化中央集权制。而实际上,权不单在一个人身上,下面的人都想当最高权力的人,因为权利是上帝。

有人打趣说现在是在老大哥的注视下实现美丽新世界,是的,十分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