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封信

我跌落在一个枯井里,头顶有微微的光线,可能就是从那里跌下来的。听说这个地方是命运的开始。想保持整洁,却无能为力,连自己是不是混了一身脏都看不清。第二天,不知道几点开始,不断有人经过,吵吵闹闹。他们好像看不见这口井的存在,却不会跌落井里。渐渐,人声稀疏的时候,墙壁突然破开,光涌进井里,尘埃们肆意起舞。一只手伸进来,把我带走了。
我出现在另一个陌生的地方,胸口狠狠地挨了一章,铭牌上的红字怎么都洗不掉,见过我的人都知道我从哪里来。我越发觉得奇怪。不过好像只有一个人知道我到哪里去。他们说是个机器人。那个机器人比天上的长蛇座还要长,我从他的嘴巴进去,从另一边的嘴巴出来,就能到我要到的地方。可我现在在哪?他的肚子里吗?
听村里的神树说,到达目的地后,背后又会有一个印章狠狠地拍一下你的背部,直叫你咳嗽,自此在路上总会听到背后有形形色色的人议论着同一个地方。那是哪呢?
好像走了很久,终于重见光明了,可是身躯不如刚出发那会挺直,皮肤也长褶皱了,胸前的铭牌摇摇欲坠,不过你还是原来的你。
不同的语言,不同的环境,如此新奇的一切,看不够呀,寒冷的天气也挡不住那好奇心。先是在车上看了各种各样的建筑和地景,到了一个地方休息了一下又到另一个地方。几轮过后,没有人类再把我送到别处去,我也已经筋疲力尽,静静地躺在床上。这间屋子有来自各地的同伴,大家小声细语着。时不时,会有不同的眼睛把我们打量一遍又一遍。我不怕,一路上遇到的事情那么多,已经身经百战。
有天醒来,发现我不在那张床上。有一个人,带着我走了很久很久,最后走进一个教室,把我拆开。他有什么表情?这个我也不记得,但那一刻,觉得所有经历都是值得的。
我说这些的时候,还不断有新的同伴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