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真心喜欢上一件什么东西。喜欢上,也不敢表现出来;已经很久没有和别人吐露自己的思想。吐露了,也多是一串自己才听得懂的暗语。表面看起来很冷淡,装作什么都能坦然接受,装作每一天都过得怡然自得。

今天是 JW 的最后一个班了,之后它将要调岗到集团其他公司去。此时我才发现我依旧会对将会离去的朋友不舍和耿耿于怀。只是以前表现出来的次数缺屈指可数。

从一开始知道他要走的时候,我就想怎么让他在这段时间内开心一些,或者能让他把我记得久一点。直到今晚,他真真确确来问我要不要他留下来的电器,我才说出了内心真正想说的话:和他喝一杯送别酒。真正地送别,而不仅仅是在自己心里送别。

在办公室里独自一人的时候,一想起离别的情绪就很难过。以前为什么不哭,为什么压抑自己的情绪,太久没哭了,把以前想哭而没哭的也补了回来。可是如果我说,“一个人静静地哭一会吧”,我反而不会哭了。不明白,为什么我会和我作对。

记得自从那唯一一次恋爱,从头到尾分析完自己在亲密关系中的表现之后,认为自己不配也不应该去爱、不该去伤害其他人,于是便把自己封印了起来,不再愿意建立一段亲密关系,也放弃了维持家里的亲密关系,从此不再向内生长。今晚突然发现,原来我一直这么病态啊~

记得和W同志见面的时候,我竟然说过至少三句不知道。我对我的想法,内心的动机不了解,甚至有时候头脑也空白着,脱口而出地说出不知道。我竟然不认识不了解自己!

而现在我好像又恢复对情绪的知觉,刚知道自己的情绪和不时会阴郁的点,想哭想笑却又无比平静地感知着,期待着,明天的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