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们告别

可能我们还没有好到“三步一回头”、“十里相送”,但是这半年的工作时间使大家互相成为在上海接触最多的人。一起在机坪吃饭盒,一起看着夕阳悄悄把机身重新喷了漆,又不知觉地在跑道上冒出头,这半年同甘共苦的经历,非常铭心。

继续阅读“与你们告别”

年关

看着电脑上倒数的时钟,又一年要翻篇,忘了年初设立了什么目标,以至于有道不出的慌张。动动手指轻轻松松就能把时钟拨到20年1月1号也令开始我不安。时间啊你走得太快。
在快进的节奏里,对午睡的朋友说晚安;对早班的同事说晚安,或者在睡梦里惊醒,发现脚更凉了

继续阅读“年关”

睡觉 | 我的大学第二十八章

回归车间的第一个班,也是一阶段OJT最后一个班,还是个夜班。记得刚进场上第一个夜班,工作做完师父在签工卡,我在客舱里,客舱也没事情干,就问师父能不能眯一会,得到的是委婉又不得听从的“不行”。此后每次我上客舱经过那,那个情景就会在脑海里复现。但是当倦意袭来,坐上“番茄炒蛋”装饰风格的座椅,任谁走动说话,飞机打泵试车,都像戴了耳塞一样听不见了。一个小时前,我还能一个人打起两台发动机的反推整流罩,做部件识别,生龙活虎。而这一刻,我就像一滩烂泥倒在客舱扶不起来。迷上眼睛大概四十分钟,有人在喊清点工具准备退场,我才晕晕乎乎走下来,看见师兄在人影中忙碌,工具已经被他悉数搬上车。自从到工具间轮岗这一个月来,组内抽抽调调已经少了五六个人,现在人手不太够,自己竟然还不帮忙干活跑去睡觉,太无耻了。

继续阅读“睡觉 | 我的大学第二十八章”

备份七牛云图床,回归本地图片部署

八月份七牛云发邮件说要取消测试域名,那时并不在意,直到最近发现博客上的图片全部挂了,才想起来测试域名被取消,于是有了这一篇备份七牛云图床内容的文章,算是在找了网络上那么多坑之后做的总结。

继续阅读“备份七牛云图床,回归本地图片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