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多快

当我在为准备双迎新晚会的时候,转眼已经是期末,考试、考证接踵而至;
当发现颈枕无法使我睡一觉就能躲过这回家前的十个小时的时候,无名的焦虑、恐惧只有列车一次次地穿过隧洞才稍稍得到缓解;
当,完全没有准备的时候,身体被一件件货物推至极限,一觉过后又再到极限,重复着,我的脑袋是空白,想不出什么办法逃过这一件那一件;
当,讶异这个年既有点与众不同又有点熟悉,感受到浓厚的家的感觉和爱,我坐着过夜的动卧起身回沪,在动车上看着太阳缓缓露出头,温和的晨曦照在一同行人的脸上;
当,看见第一个针对我这一届学生发出的招聘通知,惊慌失措。

Continue reading

信 | 2017

已经记不清第几次取信,这次取还是在晨跑后。门房如候车厅,一批人来一批又去,形形色色,密密麻麻,信件也是这样。厦门的、武汉的、上海松江的、昆明的,这些信件不约而同地聚集在同个地方,却没人认领。可能见我来的次数频繁,值班的叔叔们认识我,和我攀谈起来。

Continue reading

我是一封信

我跌落在一个枯井里,头顶有微微的光线,可能就是从那里跌下来的。听说这个地方是命运的开始。想保持整洁,却无能为力,连自己是不是混了一身脏都看不清。第二天,不知道几点开始,不断有人经过,吵吵闹闹。他们好像看不见这口井的存在,却不会跌落井里。渐渐,人声稀疏的时候,墙壁突然破开,光涌进井里,尘埃们肆意起舞。一只手伸进来,把我带走了。
我出现在另一个陌生的地方,胸口狠狠地挨了一章,铭牌上的红字怎么都洗不掉,见过我的人都知道我从哪里来。我越发觉得奇怪。不过好像只有一个人知道我到哪里去。他们说是个机器人。那个机器人比天上的长蛇座还要长,我从他的嘴巴进去,从另一边的嘴巴出来,就能到我要到的地方。可我现在在哪?他的肚子里吗?
听村里的神树说,到达目的地后,背后又会有一个印章狠狠地拍一下你的背部,直叫你咳嗽,自此在路上总会听到背后有形形色色的人议论着同一个地方。那是哪呢?
好像走了很久,终于重见光明了,可是身躯不如刚出发那会挺直,皮肤也长褶皱了,胸前的铭牌摇摇欲坠,不过你还是原来的你。
不同的语言,不同的环境,如此新奇的一切,看不够呀,寒冷的天气也挡不住那好奇心。先是在车上看了各种各样的建筑和地景,到了一个地方休息了一下又到另一个地方。几轮过后,没有人类再把我送到别处去,我也已经筋疲力尽,静静地躺在床上。这间屋子有来自各地的同伴,大家小声细语着。时不时,会有不同的眼睛把我们打量一遍又一遍。我不怕,一路上遇到的事情那么多,已经身经百战。
有天醒来,发现我不在那张床上。有一个人,带着我走了很久很久,最后走进一个教室,把我拆开。他有什么表情?这个我也不记得,但那一刻,觉得所有经历都是值得的。
我说这些的时候,还不断有新的同伴加入。

Continue reading

2017年摄影总结

摄影也好,生活也罢,既然坚持了这么长时间,隔一段时间总结一下,至少不会浑浑噩噩地混过一年又一年,离初心越来越远。

这一年我对摄影的理解越来越偏重于摄影最本质的东西:记录光影里的记录。我真的是在记录时光。记录别人的时光,也记录自己的时光。

曲折道路

记录别人比记录自己的照片要多1.5倍,基本是各种学校会议和活动。忙前忙后很累,他们会说辛苦了,拍得很不错。慢慢地,学生组织中大小会议活动都被邀请去拍照,得到的还是一句“辛苦了”。此中我曾问我自己摄影是为了什么?因为无尽的会议活动,千篇一律地场景角度让我十分恐惧。我把摄影的热情花在拍摄这种东西上,三年后回看这些照片,并不会让我想起哪件开心的事。当这样的摄影师真难,尽了力也不知道为了什么,所以今年我一直在躲开这样的邀请。

转投胶卷

这一年正月中,我卖掉数码单反,转投入胶卷的怀抱,当时在QQ空间的说说和微信朋友圈上立Falg,点一个赞我就拍一卷,不拍满不玩数码。总共是146个赞,146卷,就这么开始了。那时候预计最少3年拍完(平均一天拍14张,想来太天真)到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才拍了18卷,还有两卷在相机里没拍完。期间五月重新买了数码单反,但到十一月底又卖掉了。

照片

(按照时间顺序,每个月只挑我觉得有意思的几张)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六月底快放假了,为了清空相机里的胶卷,拍得匆匆
  • 七月
    回家就串门走亲戚,没怎么出门拍照
  • 八月


  • 九月
    拿到一台35mm定焦的PS机, 进行了一次扫街

  • 十月、十一月

总结

使用过数码又使用过胶片的人很多,那个数码刚刚出现而绝大多数人还以胶片的拍摄方式来拍照的人已经越来越少。这不算太差,也不会太好。有些老一辈胶卷人思想相对固化,不懂数码的精要,以至于被时代抛弃;也有些后来者忘记摄影最本质的目的,一直在随波逐流。一秒能拍好几张照片和五六秒拍一张照片的时代不是同个时代,但在思考照片该怎么拍这点上,还是相同的。

有一段时间我认为摄影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因为我在做摄影最本质的工作:记录,而记录的内容,皆是私人生活,不值得被分享。但后来看了越来越多摄影师的作品,尽管涉猎的题材不尽相同,但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点:把自己的感情用作品表达出来。我觉得如果能做到这样,是非常厉害的。

那么,为什么选择胶卷?我第一次把用胶卷拍的照片分享到朋友圈,有人鄙视像素太渣,有人惊艳其色彩,但是没有人问你为什么拍胶卷。可以因为复古的胶卷机,可以因为是用胶卷的过程,可以因为缓慢的拍摄过程,可以因为是自己冲胶卷……太多理由了,喜欢一种东西就总觉得它是天下无敌的,由此带来的争论太多太多,它只是一种介质,不同介质有不一样的优缺点,只要喜欢,忍受得了缺点,那就用。就这么简单。

10个月,拍了19卷不到,算下来一天平均拍三张,三年可能拍不完,可是未来的变数,谁知道呢?做好准备迎接它。过去的过去了留在脑海里,反而想得不真,记录它。

拍摄的理想与现实

这一周帮忙17级的拍了微视频。本来这个任务是在去年的时候就要完成的(这个微视频确实是项任务),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拖到了现在。本来剧本是由我们写,也由我们来拍,不过现在是17级照着我们写好的剧本来演。且放下这项任务本身性质不讲,写剧本的人、演员、拍摄人员、组织人员,全都是独立的个体,而不是有着同一目的的一个团体。
当团总支副书记问到我,为什么当初设想得那么好,可到了大一的手上,就变为了呢?
我想原因有几个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