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租房一年

虽然今天是多云的阴天,可日落没有晚一分钟出现。哪怕云中间出了叛徒,故意在空中开了一道口,让绚烂的夕阳经由小阳台的纱窗投射在墙壁上,像偶遇路边杂草丛中陡立着一朵不知名的野花一样使路过的人心情舒畅。没有。厚厚的云层让天空看上去就是一张平面图,要是没了远近的建筑,可能会觉得自己进入了哪幅不知名的画作。

与此同时,屋内的情况却大不同,上一次见到类似的情景已经是去年,也是这样的阴天,窗外幽蓝的光投进屋子里,厨房餐厅的家具、锅碗全都丢了细节,只能通过轮廓判断出是件什么东西。像往常一样洗完碗关了所有的灯,沉浸在周围这些幽蓝的物件周围。这些物件像是沉睡了过去,被幽蓝包围着,寂静无比。哪怕是开灯,也会短暂地觉得这些物件尚未复活,但是慢慢地他们好像醒了,开始和别的物件攀谈起来。在那一瞬间,掌控电灯开关的我有种当上帝的感觉。

电灯亮暗瞬间只有几十毫秒,白天黑夜的切换却要几十分钟,人可以不在意开关多少次电灯,却无法不在意自己度过多少个日日夜夜。当我从幽蓝走向暖光白色充斥着的我的房间,即将被那些亮光拥抱之时,我回头看了看,这场景似曾相识:原来我已在此住了一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