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们告别

可能我们还没有好到“三步一回头”、“十里相送”,但是这半年的工作时间使大家互相成为在上海接触最多的人。一起在机坪吃饭盒,一起看着夕阳悄悄把机身重新喷了漆,又不知觉地在跑道上冒出头,这半年同甘共苦的经历,非常铭心。

如果公司没有这等变故,研还会考吗,公务员还想考吗?总之失望、忐忑、迷茫,我们没有一个落下。你们刚刚在这座城市安顿下来,又被拉上远去的列车。要走了,你把带不走的书留给了我们。我看着几本分子生物学的考研专业书,裁员消息犹如就印在封面上。那一刻觉得我们都是可笑又可悲之人。好似除了离职外考研是摆脱这家公司最好的办法。但其实,是我们没有勇气面对充满未知的生活。另一栋,和专业书齐高的古代诗歌精注版和几本名著又让我陷入无法自拔的后悔和惋惜。这些书将我拉回高三的课堂,一个使我对古代诗歌产生浓厚兴趣的地方。如果我能早点认识这一面的你,或许我们会一起在古典世界里畅游。然而你明天就要离开。可能是我人生的代码就是这样编写的,让你在临走之际使我发现一个区别于工作时的你,让我发现 过客来去比以前更加匆匆,拥有朋友成为了奢侈。

与其说是同事,其实更像要好的大学室友。一线的氛围很好,像家,让大家都保留着从校园里带到社会的稚气和处事方式。往后,别太想家。家,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