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蔗

今天吃完晚饭路过水果店,进去逛了逛,满目都是苹果梨和柑,还有墙边卧倒的一捆甘蔗。

曾经几乎没有我不爱的水果,长大了,要么看见价格牌就绕道走,要么就像现在一样满眼都是苹果梨。吃水果变成了一种负担。荷包上的。心理上的。

在家的时候,农历春节前几天,父亲会买两根完整的甘蔗,放在门后当“门蔗”,小时候并不知其寓意,只是欢喜着高兴着有甘蔗吃,甚至不惜自己动手拿菜刀砍去头尾和蔗眼,却被“勒令”过年前动都不准动。

其印象之深刻,使我每年冬天第一眼看到甘蔗后闭上眼就能回想起父亲睡前扛着“门蔗”堵住门的画面。

所以我扫了一眼那捆甘蔗,转过头去,挑选了几颗柑,结账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