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我的大学

一辆车载着五个不同的理想,缓缓驶向远方。

读书时没什么交集,反而在不知下次能否再聚的饭桌上不肯离席。
狠狠保住大学生活的尾巴,想疯狂弥补留下的遗憾。
却说就这样吧,象牙塔。
终究要离开的呀。

睡觉 | 我的大学第二十八章

回归车间的第一个班,也是一阶段OJT最后一个班,还是个夜班。记得刚进场上第一个夜班,工作做完师父在签工卡,我在客舱里,客舱也没事情干,就问师父能不能眯一会,得到的是委婉又不得听从的“不行”。此后每次我上客舱经过那,那个情景就会在脑海里复现。但是当倦意袭来,坐上“番茄炒蛋”装饰风格的座椅,任谁走动说话,飞机打泵试车,都像戴了耳塞一样听不见了。一个小时前,我还能一个人打起两台发动机的反推整流罩,做部件识别,生龙活虎。而这一刻,我就像一滩烂泥倒在客舱扶不起来。迷上眼睛大概四十分钟,有人在喊清点工具准备退场,我才晕晕乎乎走下来,看见师兄在人影中忙碌,工具已经被他悉数搬上车。自从到工具间轮岗这一个月来,组内抽抽调调已经少了五六个人,现在人手不太够,自己竟然还不帮忙干活跑去睡觉,太无耻了。

Continue reading

一切多快

当我在为准备双迎新晚会的时候,转眼已经是期末,考试、考证接踵而至;
当发现颈枕无法使我睡一觉就能躲过这回家前的十个小时的时候,无名的焦虑、恐惧只有列车一次次地穿过隧洞才稍稍得到缓解;
当,完全没有准备的时候,身体被一件件货物推至极限,一觉过后又再到极限,重复着,我的脑袋是空白,想不出什么办法逃过这一件那一件;
当,讶异这个年既有点与众不同又有点熟悉,感受到浓厚的家的感觉和爱,我坐着过夜的动卧起身回沪,在动车上看着太阳缓缓露出头,温和的晨曦照在一同行人的脸上;
当,看见第一个针对我这一届学生发出的招聘通知,惊慌失措。

Continue reading

大学难逃的选课一关


选课是难逃的一关

不知是不是学校的关系,我们的选修课十分宽松,混学分的比比皆是,像我这种爱学习不想混吃等死的人,想找个非专业的喜欢的能好好脑暴的课都少了。到了大学才知道原来混吃等死的人真的有很多,连我像高中那样认真对待每一节课的态度如今都松懈了些。就算以前抱怨自己不喜欢上这个科目的课;现在不喜欢这个专业,那么全校这么多门基础选修课,也该有喜欢的了吧?旁听是可以,但是不能拿学分许多人也都因此打退堂鼓了吧?那么还是选课好。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