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的联想

想家了。

今晚用本地播放器添加直播源,实现了在电脑上看电视的效果。在某一刻,有种像在家里悠闲地看电视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了。因为我很难不发觉眼前的画面只是大脑不断迷惑自己的源头罢了,双眼离开这屏幕,还是这吵杂的宿舍,这逼仄的桌下空间。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我提高音量地讲“我能看电视啦,好激动”诸如此类话,内心并没有真的这么激动,只是试图引起舍友们的注意,得到一点点点点安慰:“啊,我想家了。你想家吗?”但是没有人回应我。这让我觉得自己好似在无病呻吟。

电视会让我联想起家,还是因为清明节在我姐租住的屋子里的那台东芝电视。自从高三家里那台老东芝退役后,已经有几年没见过这种大头电视了。打开这台电视后,更是有种无法形容的亲切感。若是闭上眼,光凭电视声和做饭声,就仿佛在家里一样。所谓身临其境,应该就是那种感觉吧。但是“亲切”和“像家一样”这样的字眼还是其他人说出来的,我说不出口。因为眼前的这一切切不断地在告诉我这不是家。我终究无法把这样一个哪怕有八分像家的地方称之为家,哪怕电视声能欺骗我的耳朵,木沙发的质感能骗过我的触觉,它也不是家。它只是个没有灵魂,没有情感的住所罢了。

我不懂什么叫触景生情,因为我在触景生情的时候往往的感觉是时光暂停,我在发呆,或者脑袋空空,或者多者同时都有。能察觉到的,多是因为有一股热气从胸腔冲向天灵盖,由此湿润了眼眶,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