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互联网的这几天,活得还算愉快


七封新邮件,无一例外都是无关紧要的,刚刚按下开机键的时候因为电池亏电,还开不了机呢!登陆QQ,七八个联系人发来好几个99+,只有一条重要消息。敲击着熟悉的键盘,好像电脑并没有离开我的生活多远。或者说,如今它只有离我们更近,而不是一副摆在那管我们爱用不用的态度。

真的是为了惩罚自己放假以来日夜沉浸在互联网(说电脑手机也行)的“罪行”?不是。我改口吻了,在第四天的时候。我是在寻找被互联网占据的那部分生活。当真把远离互联网作为一项“罪名”的时候,那段时间真真像在“赎罪”。而后没互联网的生活就自然了许多。但是现在的生活处处连接互联网,没有互联网一时还云里雾里。

十七号,第一天

十八点手机关机,电脑藏起。很是没有种种犹豫念头,奇怪,奇怪。然后我就不知道干什么了啊!桌上前两天刚刚翻开的《你是那人间的四月天》(实则林徽因传)此时一点看的心思都没有。在家里踱来踱去,戏谑在家的一个好就是地方大,更适合踱来踱去。还不担心会遭人白眼!

做家务吧,没有事情做总不太好。我妈回来见我在收衣服,说“怎么这么乖?”
“我也不知哩。”

因为晚上突然想起有两个快递要到,所以又开了手机。不过没有玩。晚饭过后,只记得看了一小会书。

十八号,第二天

近中午,忍不住玩了二十分钟手机,觉得这二十分钟过得飞快,相比看二十分钟书,怕还没有进入状态就又想着做其他事情了。十三点拿了快递后就关机。

给家人的手机贴膜之后无所事事,在家里踱来踱去,绞尽脑汁想着可以折腾什么。出去骑车!刚好没在下雨。骑着车刚出了停车场,雨就开始下,无奈在家楼下避雨。雨越下越大,没有一点要止住的意思。最后我在屋檐下看了一个半小时雨,然后淋雨把车又骑回停车场。

看见房里蒙了灰的一辆老旧遥控汽车,找了电池装上却一动也不动,是马达坏了还是导线断了?哎呀,要是家里有个万用电表就好了。拆,不拆。不拆。实在想不出拆下来的导线马达能做个什么小玩意。

到阳台,呆了好一会儿,给枯死的“迷你”柚子树松土剪枝,可是它是枯死的呀。我栽花种草的心血又来了。可是哪有办法呢,一年两个假期来回奔走一千多公里,带不走的托谁照顾,带得走的经得起这般颠簸?一想到这,玩弄花草玩宠的心思遂不了了之。

晚饭是在亲人家吃,冒着雨过去的。从阳台回来后就躺在床上,不经意睡着了,到了那边还没完全醒来,只是坐着发呆。听着聊毕业后的去与留的话题,心里莫名觉得挺烦,于是说了几句不着趣的话,众人就散了。

饭后相谈甚欢,与饭前有明显不同,也全然忘记手机这件东西的存在。如果当时有手机,在聊天半途摸一下手机,也会让人觉得没有完全投入在对话当中,或许那晚聊天在过后就不觉得是多么开心的一件事。这么想的话,没有手机,能够更好的感受到生活中最本实的东西咯?

十九号,第三天

严谨说来,这应该是第二天,因为十八号那次玩手机应该让计时重新开始才对,但是我又对我十七号熬过的那半天颇觉无辜。

晚上并不是很晚睡。早上晚些醒,下午又还补了觉,似乎我把玩手机的时间都花在睡觉上了。十五点去了另一个亲人家,第一次骑摩拜单车,把它严重批判了一番,骑回到家上气不接下气的(当然也有我把那辆车拿来飙的缘故)。一番大书特书后发现,单车的几次迭代造成多代同时出现在马路,而我骑的是其中一代,批判的也是其中一代,是自己体验不够全面,倒不好批判这个公司的单车怎么样,于是又不了了之。

晚上有客来家坐

二十号,第四天

醒来无事,中午十二点多骑单车逛了半个市区,觉得这届政府挺有诚意。回到家十五点多,太阳晒及的地方皮肤黑了许多。毒。剩下半个下午,就一直在弄单车的刹车系统,又清洗了传动系统。操碎了心的刹车依旧没好。完成了高中三年代步的使命后闲置在家生了许多锈,尽显老态,如今要再大修,也无用了。

到了晚上读书练字占多

二十一号,第五天

看书,看电视

二十二号,第六天

看书,看电视
去游了次海泳
……

二十三号,第七天

家里无线路由器拨号出了问题,开了电脑解决,想登陆QQ,结果需要设备验证,遂放弃。偷登互联网未遂可以说?

读完《你是那人间的四月天》

二十四号,今天

……

我只是简单例举了这七天我大概做了些什么。更多没写出来的有:

  • 练字没五行,心里想到其他东西就扔了笔去做
  • 看书没几页就上厕所,喝水,剪指甲
  • 断断续续地看电视
  • 白天一倒在床上就睡着
  • 一天踱来踱去不计其数,每次几分钟
  • 到阳台发发呆,客厅的窗前发发呆,自己房间的窗前发发呆
    ……

在其中我发现我自己的几个不足之处。对于以上种种行为,我也认做是把玩手机电脑空出来的时间拿来做了这些“不是事情的事情”,以前不都是这样打发时间的么?我觉得空出来时间望窗外发呆在屋子里踱步也挺好的。

  • 这几天里我出了几次门,两次到亲戚家串门的时候如果身边都没人有手机,我们可能要走路过去,而不是骑着共享单车在乡间穿梭;
  • 一次去海边游泳,我爸指着汽车中控台的USB口问我不是有个U盘,到网上下载几首歌来放。我心想或许拿手机数据线连接上去,或许能读取手机里的歌曲,但我没有手机,也没有电脑;
  • 读书的时候读到一个不错的段落,我十一分想分享给我的朋友们,可是我没手机,只好默默躺在床上独自回味字句间的美;
  • “为什么家里的WIFI这么慢”我爸好几次都在抱怨。“我也不知道啊”我重新梳理了一遍路由器的线路也没用,家里的无线网就莫名瘫痪了一个下午。我用不上,但要负责修;
  • 达濠华能电厂那条路拦路施工,折返绕了一圈路才到海边的泳场。对于绕行的路,一车人不太确定,我说,用手机查下地图就好了。我妈说你没带手机?没有.便无下话,绕行的路也没有错;
  • 礐石桥上别人拿着手机拍美丽的内海湾,我拿着傻瓜式胶片相机一张也没有拍,不方便是第一位的。快门定格的瞬间,裁切拉曲线做蒙版远远不是两只手指就能完成的事;
  • 或许还有几个谁在通讯软件上见我没回复打了我的电话,那头一个熟悉的声音告知您朋友的手机已经关机,你毫不留情地挂断电话,头脑飞快地转,整理着接下来要做的事项清单……

如果年龄不变,时间真倒退了十年,那十年前我们的电脑可能大多还是那种大头显示器,用电话线拨号上网,BBS论坛、聊天室、博客、维基中文;用着最先进的诺基亚三百万像素的拍照手机、订短信套餐或者通话套餐;每天回到家要看看固话有没有未接来电。那时候的人们是毫无预计的登门拜访,不熟悉路况的人得有人到大路口领进来;家家户户门口都挂着一个邮箱。晚上大家不怎么出门,因为好多家里都有了电视。不如再倒回三十年前,到那个没有电视甚至收音机都当作宝的年代,感受人与人之间最纯粹的情感在经受岁月的折磨后变成噙在眼里的泪水那种最强烈的情感爆发。不不,现代互联网并没有过多的拉近所谓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再怎么近,见一面始终和视频聊天是天上与地下的差别。

打开手机,发现真的没有第三条重要消息,那错过就错过吧。孤独半分没减,思念却增半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